悠悠吧 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侦探推理 网游动漫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散文诗词 其它小说 全本小说
悠悠吧 > 科幻小说 > 归向TXT下载 > 归向
加入书签

14.14 苦酒自酿,自饮

新书推荐: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世家环境,这是一个现代人难以想象的环境。

    一方面世家贵胄的出生让其生活极为优渥,而另一方面,当一切都安排好了,那么希望呢?

    1:出生贵胄,被长辈骄纵——‘苏鴷被赶出育英苑’,‘苏鴷的冠礼被破坏’,某些人一直没有被惩罚。

    2:世家封建,天生就被安排——田镇(苏鴷义父)生来就被长辈放在那个位置上,又被长辈直接命令休掉孟虹。

    旁白:常秉第一次到空间被光球提问要选何种金手指?就意识到了这个关键。故对光球叙述,自己想要的下一世不在于金手指选多强,而在于自己能在那个世界做什么。

    【济缁城中,一场由年轻世家子们筹划的谋反开始了】

    凌晨四点,毛色油亮的骏马载着骑兵来到了城市外围。

    当激烈的铁蹄踏在城市的街道上时,各个关卡的哨兵还以为是其他部分的军队调动,按照条例要求这只军队出示证件。

    然而这只骑兵默不作声的靠近后,假装要拿证件,然而在接近这个守备官直接扬起了骑兵刀对下一斩,带着铁腥味的液体溅满了脸颊。断裂的头颅滚落在地上,满眼不可思议。

    几分钟后,关卡的所有守备部队全部被剁死。

    这只骑兵队长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拿出怀中的布条,绑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布条上写着“扫奸除佞”,而他身后的骑兵们也都在头上系上了相同的布条。

    随着骑兵长对城市扬起马刀,双眼跳跃戾其的骑兵们跳跃过了障碍拿下了关卡,朝着城市内重要目标冲击。

    这一夜济缁在流血。

    政变三十分钟后,敫露珉得到了消息。

    而穿着睡衣的她刚刚得到消息,还不敢相信,以为只是一些匪徒在作乱,并且在智子疑邻的心态下:认为这些匪徒可能是沙暴集团搞的鬼,目的是对昨夜孟院的事情进行报复。

    但是,两分钟后,她官署的玻璃窗户被子弹打破,以及那刺耳的骑兵军号声,这让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此时政变的骑兵部队距离她的官署只有四百米,而逼近的骑兵已经开始用轻机枪点射敫露珉的官署。

    接下来五分钟,政变军队中年轻军官们用标准法术和军用火力将官署内所有露头的卫兵全部射杀。

    仅仅不到十分钟,政变军队就打了进来。衣服都来不及穿好的敫露珉,通过地下密道仓皇逃出官署。堵在楠木大门前为她争取逃亡时间的仆人、管家,还有守门的狗,都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而在几分钟后,穿着军鞋的士兵砍开了满是弹孔破破烂烂的大门。

    他们冲进了布置豪华的官署,用刀子疯狂地挥砍帘布,“乒乒乓乓”到处都是花瓶破碎的声音,一个个军官在拿着刀子剁官署内幸存仆人的手指,进行着拷问,这个济缁极贵的地方现在变成惨嚎的拷问所。

    ……

    在五公里外,得知部队攻陷了总长的官署,却没抓到敫露珉后。坐在吉普车上的田重和一脸死灰,随后满脸赌徒的他对着话筒疯狂下令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体。”

    而在这场政变的另一个关键点,电视台大厦也被政变士兵们拿下了。少壮派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姬晏正在电视台话筒中发表政变成功的宣言。

    在广播中,姬晏用深沉的声音宣读着每个军事政变者都会念的内容:军政府已经掌控局势,请所有人回到家中,不要在街道上逗留,预计两个星期后我们将恢复首都秩序。

    在念完了广播后,姬晏则是将电视台交给了麾下的士兵,带着自己部队在街道上继续战斗。

    每个少壮派的高层都明白,现在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善了,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政变第四个小时。

    从济缁仓皇出逃的敫露珉出现在北部的鳞胄市,在电视台上义正言辞地宣布,首都内发生叛变,政府军队即将进入首都平叛。

    屏幕上,敫露珉正在宣读着通告,声称自己依旧是这个国家合法元首。这个过去一直容光焕发的女人,现在一下子老了。沙哑的声音,疲惫的神情,仿佛——是被白嫖了。

    带着孟虹及时撤离到翠屿港的白浩歌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对敫露珉政变后第一次公开演讲进行了这样的评论:她(敫露珉)就如同发现自己老公养小三,愤然宣布离婚的女人。

    政变第七个小时。

    蓬海北部军团的装甲部队进入城市平叛。柴油机驱动的坦克沿着通道开进了城市,厚重的履带,压在城市精美的阶梯上,犹如碾碎饼干一样将城市的阶梯和水池压得粉碎。一起粉碎的还有政变士兵们追求功名利禄的心。

    在这个时候政变者们在临近失败的时候是最疯狂的。

    此时的疯狂不取决于他们原本的思想有多么疯狂,而取决于赌博的失败。(二十世纪,世人常说某种思维极端,并援引失败时的表现为证据,这本来就有问题)

    如果田重和此时成功了,他立刻会化为老练政客,在济缁内小心翼翼接受各方的意见,对地方进行封官许愿,来稳固政变成果。

    而现在得知不可被赦免后,田重和下令部队依托城市的民房,顽强阻击平叛部队的进入,进行最后垂死挣扎。

    这种战斗可以说背水死战,其惨烈程度令人发指。

    对于平叛部队来说,街道上任何一扇窗户后、一个渺小的墙角内都有可能开枪。

    而在路边的花坛中,下水道的井盖下,都有可能埋设着路边炸弹,第一批进入城市内平叛的士兵伤亡巨大。

    一辆辆坦克在巷战中被摧毁,而一位位平叛的士兵被随时可能从墙角中冲出来的身体绑满炸药的叛军弄得胆战心惊。

    ……

    济淄城东部四十公里的某临时指挥部中。

    这个指挥部在上个世纪建造,水泥墙体的瓷砖缝隙是褐黄色的,空气中充满潮湿阴暗的气息,走道中还能看到一些爬行的虫子。

    而就在这个简陋的区域中,敫露珉等二十多位从城市中迅速撤离的高官们聚集在这里,在不足三十平方的房间内看着屏幕上的平叛直播。

    他们原本以为多方进剿,而且还占据坦克机关炮等装备优势,收复济缁是轻而易举,但是这些政坛老人们都想错了。

    在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一幕惨剧。

    巨大的国会大厦倒塌,倒塌的砖瓦直接淹没了国会大厦下方六辆平叛部队的坦克,以及上百名士兵。而大厦中是姬晏以及两百多位充当人质的公卿们的家眷。

    水泥砖墙宛如豆腐一样粉碎,烟尘腾起了上百米高,淹没了整个街区。

    通过无人机航拍的画面,敫露珉等公卿,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种场面的震撼。

    而在屏幕前,田旺豁然起身颤抖地说道:“罪人,罪人。”

    此次谋反的主谋——田重和(田海)是他的孙子,整个叛军对首都圈的破坏越大,田家要承受非议就越大。

    面对这样一个陷入魔道的孙子,现在田旺已经没有任何求情的心思了,他想把这个孙子快点弄死。

    一旁的敫露珉站起来,用宛若仁德君主的宽慰语气对田旺劝说道:“老将军不要自责,这并非你的错,也并非田家的错。”

    敫露珉打圆场是为了自己,虽然她心中刻薄暗骂:“你个老东西,为什么不死在济缁”,但是表情必须宽仁。

    她这么做是自保。

    毋庸置疑——现在的田重和死有余辜,田家现在在贵族中成为众矢之的。

    但是仔细追溯源头,敫激才是激化这场矛盾的罪魁祸首。

    田家现在吸引了所有谩骂,敫激被忽略了,可一旦田家被彻底骂倒,那么众人还未尽兴的愤怒,就要转向敫露珉了。

    所以敫露珉的真心话:“田旺,老东西,你要坚强啊!”

    ……

    政变的第十四个小时。

    敫露珉从东海岸调来的龙卫兵战队抵达了首都圈。

    这些龙卫兵战队在一年前被投入重金,保持常设的训练。他们原本是为了防范沙暴可能的再度骚乱。哪想到现在却是用来对内戡乱。

    三位驾驶着灰色机械机甲的长城带着部队,抵达济缁展开领域,开始对城市内的叛军军官们进行重点歼灭。

    精锐单兵在进入城市后,在城市建筑上攀爬,准确地将一个个弹头打入了叛军所在的角落,小型云爆弹在狭小的房间内迸发冲击波,还有刺目的闪光,将房屋所在整栋大厦的玻璃窗都向外爆成碎渣。

    在政变二十一个小时后。

    田重和吞枪自尽,一个个中高级指挥官也纷纷绝望自杀。而政变的士兵开始放下武器投降。这场破坏巨大的军事政变结束。

    城市,枪声渐渐稀疏,当长城战队奠定胜局后,再次进场的蓬海北边防军开始控制城市,该军团的士兵在搜索残党,持枪在各个路口戒严。

    此次平叛头号功臣之一,鲁速(长城),控制着龙卫兵机甲,停在了歪斜的大厦上。

    他看着这尘埃落地后,满是灰霾的城市,怀着沉重的心态,走在大街小巷上。看到破败的砖瓦中是叛军们痛斥国贼的标语,以及劫后余生,满是伤痕,痛哭流涕的民众,不禁感慨道:“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他控制龙卫兵的机械足,蹲在废墟中,在深思,在沉默中,在酝酿。

    ……

    田,姬之乱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不可能随着济缁被收复而停止。

    更加深远的影响在继续,但是可以预见的是,敫露珉在蓬海理政以来,三十多年的盛世彻底宣告终结。

    蓬海各地在政变结束后开始了大清洗、大审查。

    所有和少壮派有信息交往的军官全部被撤换,要知道几个月前少壮派如日中天,各地优秀青年为了寻求更高的机会和济缁的贵族们频繁地信件联系,而现在的大清洗将涉及到数万人。其中逮捕足足两千多人,他们都被认为是少壮派在地方上的同党。

    剩下那些人不至于全部一杀了之,但发现了有信件联系,都一律被调往闲职。

    保守派在政变后,对重要军事职务的成员都开始了严格思想审查,

    一旦发现在茶馆,报社有类似少壮派的言论,或者同情政变的思想,一律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

    而在三千公里外的汉水。

    苏鴷在确认了蓬海政变后续的处理方案后,低声的叹息道:“太云没有后顾之忧了。”

    这种严重的政治内斗如果发生在生产上,生产秩序会发生混乱,如果发生在军事,军队组织力会崩溃。

    蓬海高层贵族这种清洗,最终会反攻倒算,将所有权利集中在可靠的自己人身上。蓬海的激进派成功地通过夺权,然后夺权失败,让蓬海变成只有保守的声音。圣索克就发生过这种事情,当年圣索克皇权是中立的,但是不得不保守。

    如果让苏鴷来评判:整个政变的唯一积极意义,就是严重打击了公卿家族内部的权威。

    非常讽刺的是,田重和这批身为贵族的的叛逆者,思想上是贵族世家的思想,但是却在实际行动中,证明了世家政治在新时代的矛盾性。某种程度上正面推动历史。

    可是,蓬海注定是没机会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获得这次历史教训。

    在蓬海政变的的第四天后,镐都大殿中是胜昭哈哈的笑声。而在大笑过后,一篇言辞华美的问候,递交给了蓬海的大使,太云支持蓬海当局对政权的正统性,斥责一切外部势力扰乱蓬海政局的行为。

    ……

    额,这场政变,在国际上造成的影响,比蓬海国内的影响少不了多少。

    蓬海国内的保守派头头们和少壮派是有世家关系。但是敫露珉会背这个锅吗?田家,姬家会背这个锅吗?不会,虽然少壮派的头头是他们骄纵出来的,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原因。

    就像二十一世纪,教育失败的家长,首先是要找外面的原因,学校啊、社会啊、游戏啊,等等。

    敫露珉当局非常鸡贼地把问题丢给了玉群,没错,就是玉群人孙萌来到蓬海怂恿了少壮派,谋划了这场政变。

    在驿站内孙萌得到消息(融塑递送的消息),连夜带着公主殿下逃回了玉群,蓬加和玉群的外交距离不可避免的疏远了。

    这事情还没完,然而太云礼司在对玉群则是写出了一封措辞剧烈的绝交檄文,痛斥玉群王国背弃盟约,企图谋蓬海,图太云。

    太云的官方一口咬死蓬海乱党背后的支持者是玉群人。玉群试图绑架蓬海政治形成战争联盟,破坏国际和平,当伐之。

    现在北方塞西被拿下,南方荆川也被收纳,玉群这种弱,小,富的国家,就是横在中央妨碍太云南北兵团调动的一个战略挡板。

    玉群本来就被太云军方所谋,这些武夫们正在思索怎么制造借口。

    而现在,天降黑锅于玉群,真是“天佑”太云啊!

    归向

    归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归向全文阅读提示,方向键左右(← →)是快速前后翻页功能,回车键返回。
归向》是一本科幻小说小说,作者核动力战列舰将故事情节写得很精彩,本书转载于网络,内容相关言论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10-2019 悠悠吧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