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吧 首页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侦探推理 网游动漫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散文诗词 其它小说 全本小说
悠悠吧 > 科幻小说 > 归向TXT下载 > 归向
加入书签

5.5 辅助的出身,战士的心

新书推荐: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马队并没有抵达巨蟹港,而是在港口东南二十公里处的一个城堡庄园停了下来。这个城堡的材质是钢筋水泥。秉核看到了堡垒周围有可以升降的机械暗堡。表明这是防御力极高的军事要塞。

    这个目的地让秉核全程懵逼,四处东张西望的看,队伍中有没有分流去城市的打算,自己刚好可以打招呼撤了。但是,秉核的小算盘破产了,身旁两位骑士并行在秉核两侧,将秉核夹在队伍的中间。那眼神很显然是警告秉核不要做什么不轨的动作。

    而更让秉核懵逼的是,在马队进入后,一队队明显是正规军的军队。列队整齐对队伍中的那位女骑士行了注目礼。在马队步入金属大门的时候,从人群的欢呼中,秉核听到了“薇莉安冕下”这个词。

    在随着为首的女骑手,也就是接受人们拥戴的薇莉安冕下,在入城时正在对着周围的人群招手示意,宣告着她抵达了这个要塞。而她身旁的骑士则是完美的遵循仪仗队的姿行。

    跟在队伍中完全不知道,该跟着做什么动作的秉核只能端坐在马匹上,既不挥手,也不微笑,僵直的坐在马匹上自我碎碎念:“我是要计划回国吗,剧本不应该是,不是当你们忙你们的时候,而我就能自由离场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

    迷迷糊糊的走进城堡,迷迷糊糊的被带到了房间,迷迷糊糊的摘掉发套换了衣服。

    在分配的房间内,将自我状态都整理好后,秉核走出房间,试图询问能不能买马车离开,城堡的仆役没有回答秉核这个问题。而自己尝试离开时,城堡的卫兵又挡住了秉核,没让秉核离去。

    秉核只能返回房间,在空旷的大厅中踱步几圈后,气得直跺脚。拳头对着空气砸了砸。

    而这一切行为都在另一个房间内的镜面观察术上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偷窥技术,在二十一世纪时是摄像头放在角落中,进行偷拍。至于这个世界,蒸汽的科技,总是让秉核习惯性将背景和地球近代情况带入。

    而事实上,这个世界有些东西还是很超前的。例如安装在天花板吊灯上的玻璃球,就将房间内的所有光线送到了另一个房间。秉核根本没有发觉道自己被窥视。

    在城堡的中央大厅中,此时已经换上了白色服装的薇莉安冕下,正在颇有兴致的看着秉核房间里的情况。当秉核摘下头套的时候,薇莉安一度用疑惑语气对旁边的人问道:“是女孩吗?这头发真漂亮”

    不过随后仔细看了看,再次确认的说道:“哦,是男孩。”

    这边有些认命的秉核,终于耐不住闲,在房间内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打开了箱子的夹层,拿出了枪械,给其上油。然后再次将其塞到夹层。一脚踢进床底。

    秉核将注意力对准了行李箱的一款特别的东西

    这一套看似紧身服,但是这个紧身服却有着由大量金属网线组成的结构在其中。这是一种机械服。

    机械控制者在工厂中劳动,通常会套上自己的机械辅助服装进行劳动。而这些机械服装最出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多个机械腕足的工作服。

    但是,随着秉核这位机械控制者拥有了领域,开始涉足于战场。秉核开始思考设计一种战斗用的机械服——战服

    “战服”的名字是秉核的命名,也是在维克拉事件结束后,秉核仔细评判了一下自身的‘薄弱’个体战力,秉核就认真的打算用工具进行弥补这个弱点。

    但是工厂机械服和战场上的机械战装在设计需求上有着巨大的差别。首先必须要轻便,同时要尽量保持高功率,并且要灵活操控。

    就如地球上的例子,几十吨重量的工厂蒸汽机和一吨重的航空发动机的功率是相同的,但是,后面的是工业制造的王冠。

    秉核设计的战服指标:重量要在二十公斤内,穿上去要紧贴身躯,依旧能够看到人体的形体美,并且穿上去后还会有机械外壳的美感,就像换上了金属肢体一样。而战服功率要达到八马力,最好能达到二十马力。

    【战服制造三大难点:小巧的能源体系,机械肌肉,仿神经的战服动作控制】

    第一:小巧的能源系统。

    秉核在重新设计枪焰家的机械师堡垒法脉时候,几乎是强迫症一样的塞了一个拟态催化剂的法术系进去,因为秉核当时就设想了这个战服。

    二十二世纪的石墨烯高能锂电池技术这个时代想都别想。但是架不住这个时代有魔法。现在有了拟态催化术,体积非常小的燃料电池就能运作了。将铝块放在战服后面那几个卡槽中,能快速释放电能。这个技术秉核已经解决了,战服后背上那不明显的几个随着腰间脊椎弯曲的长条层就是能源槽。

    第二:机械肌肉。

    机械肌肉技术,这个连电气时代都没有进入的世界,却早就掌握了这项机械肌肉技术。这个世界的机械控制者将这方面的科技树点了出来。

    也就是利用析金术在一根根金属丝内部构置细微结构。每一根金属丝内部有着相关结构去装载二氧化钒,在遇到电流加热和魔法骤然冷却的时候金属丝会产生拉伸和收缩。这就是机械肌肉。这个机械肌肉能够产生比人类肌肉强得多的伸缩力,但是在大量运动后会存在损伤,所以理论上要勤更换机械肌肉模块。

    现在这个技术也不是问题,秉核造的机械肌肉绝对是这个世界顶级的,在整个西大陆,轻钧家族掌握着最顶级的析金术。而现在,秉核以枪焰家的法脉为模板调制出了领域后,他自己在析金术上极有可能比轻钧更强。现在在秉核的箱子中放着的那一卷卷堪比蚕丝粗细的机械肌肉纤维,让奥卡人的机械控制者们来看,可能都无法确认这些丝线就是机械肌肉。

    第三:类神经控制系统。

    唯独这个是最困难的。

    秉核的机械战服不是扛着火神炮的重装装甲。在这个世界瞄准者的精准狙击下,笨重在战场上是没前途的。这个世界上工厂中的那些机械控制者的多足机械服,之所以没有步入战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低质量高功率的高敏捷战服,需要非常良好的控制系统。战服的人造肌肉系统如果不能有效对接神经,让战服没有神经控制的话。那么机械肌肉即使再力大无穷,也是反应迟钝,不灵活,跌跌撞撞,无法把握平衡的傻把式。

    如何控制,怎么控制,这涉及到复杂的人体工程学。

    所以,理论上,如果这套战服要在这个世界研发,就需要机械控制者和医牧师二者共同协作才能完成。而这个世界的社会协作情况实在是堪忧,这也就是这种东西迟迟没有出现的原因。

    #

    所谓科技关卡,往往是a科学家认为某b部分自己是无法实现,b 科学家也认为a部分自己是无法实现。所以两个科学家就都没有对相关发展方向做有计划的研究,只有组织牵头a、b两个领域科学家,才能开拓新的科学领域。

    人造机械肌肉这东西,明显就涉及到机械制造学和人体学两个领域。机械师和医师隔行如隔山,互不联系。这个世界的社会领导者们也不愿意深入洞察社会各个区域的知识。故一些技术一直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壁障。

    捅开这层壁障的意志,会被后知后觉的历史记录这赞誉为大智慧,但是若是一无所知的生于壁障时代中循规蹈矩中绝大多数人,乍看到这种突破进行时,往往第一反应是“不守规矩”

    #

    在要塞内的上客房内,秉核再次检查机械战服雏形设计的可能性。

    “我要做骑士。也要做医牧师。先做了解人体工程学的医牧师,再然后抢骑士的饭碗。”秉核不由得想起了这些年来那些欺负自己的骑士。

    先有圣索克灿鸿,后有澜涛城透,现在开始记仇的秉核心里的小本本翻开过去的账目:“不是有一身蛮力吗,和电功率全开的机器去比吧!”

    【四个小时后,一丝倦意涌上】

    秉核将双腿双手都蜷在了椅子上,嘀咕道:“技术无法独自一人蹴就。出门时间太长了,有点想家了。”

    说到这,秉核双腿一蹬,一个后空翻,降落在房间内的大床上,虽然控制住了力道,(也就是降落到床上的冲量被他缓慢释放)结实的木床没有被砸散架。但是木板发出了鼓面落锤的声音。而秉核身体降落到床上时,顺势躺在了床上,卷起被子,蜷成了一个花卷。

    在堡垒大厅内用拳头支着脸颊的薇莉安被如此突然而又剧烈的动作,惊了一下。她不由得身体前倾,睁大了眼睛看着监控界面,双眼露出了错过精彩场面的遗憾。

    在薇莉安眼中,秉核刚刚的动作很是精彩。至少薇莉安在同样的年龄时,定体术做不到像秉核这样熟练。

    【六天后,太阳从天边升起。树叶上,晶莹的露水还没有干涸,折射出七色的光彩】

    秉核站在城堡最高处的平台上。由于头发的金属色泽越来越明显,此时的秉核带着灰色的头盔,将头发全部塞了进去,防止自己头发在阳光下过于显眼。靠在要塞的望山上看着,远方的军队操练。

    城堡训练场上,响起了训练的口号声。训练场上的士兵正在被严格操练,拿着木杆制成的假枪进行拼刺,而军官们则是在士兵列队的方阵中拿着‘精神注入棒’检查着训练成果。

    这些士兵基本上都是非职业者,他们的胃没有被亏待,身上的肌肉虬结有力。

    近代士兵和封建士兵的区别只在于后勤供应和训练。

    衣着破烂,瘦骨如柴,个人勤务做不到定期清理。这就是封建士兵面貌。而有着充沛的食物,粮饷,等级严格的军衔体系。有着统一的衣物,繁重的训练,对命令条件反射的服从,那就是近代士兵。至于光荣传统,作风纪律,就别苛求近代士兵了。

    现在训练场上的这些士兵每一个月都必须要出去放风一次,来消散严格等级压迫下的焦躁情绪,而这些放风的士兵百分之九十是海蟹港(巨蟹港)里逛一趟窑子泄火。所以在秉核眼中,这些士兵的思想品质相当有问题。

    “杀,杀,杀——”声音中

    练兵场中,士兵卯足力气将手掌的枪刺向前刺。而的一旁的军官则是对这些动作进行野蛮教导。

    “抬高一点,早上吃的都是粪吗”。“刺的就这么的没劲,你特么对娘们也是软棍吧。”

    种种粗鄙之语,让站在两百米外塔头上旁观的秉核为之汗颜。“这个城堡的主人可是女性,这帮夯货说话耿直的有点过头了吧?。”

    抱怨归抱怨,秉核拿着版画绘制着这些士兵的动作,笔记本上记录一个个刺杀动作,腿部,胳臂在运动时骨骼的力矩数据。

    在二维平面上绘图,而秉核脑袋里想的则是三维立体动图。徒手格斗的招式很多,但是军用持械格斗招式只有那么七八招,而这七八招在实战环境下的组合,以及自身的胆魄和气势,决定生死。

    在速写了几十个动作后,秉核停下了笔,用笔头抵着下巴,总结道:“步伐最重要,在人体骨骼力矩中,下盘是力矩的最终借力点。难怪总是听那些练武的人说什么力由脚生。必须要练扎马步,梅花桩行走这些基本功。原来是这个道理”秉核看了看动作骨骼力矩上,所有的力支撑点都是以地面为根。

    正当秉核专注的在本子上涂涂写写时。

    “你在做什么呢?”一身明亮骑士铠甲的薇莉安,在两位骑士的陪同中,走上了这个的高台。

    发觉自己被堵上了,秉核对薇莉安行了一个礼仪,憨笑说道:“尊敬的冕下,我在学一些防身术!”。

    薇莉安拿起了秉核画的纸张,上面是各个人体的力矩,角度非常复杂,薇莉安没看懂数据,但是也知道秉核画的是人体骨架的标准长度。

    薇莉安放下画作,看了看远处练兵场上的士兵。微微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必麻烦了,你想学,何必站在这里,看那些蠢货的动作呢?可以有现成的。”

    秉核不解:“现成的?”

    薇莉安拍了拍手说道:“胜擎?不妨给这位小先生露几招。”

    一旁的骑士走上来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拿起钢棍在掌心敲了敲,

    同时‘哐当当’一根钢棍也丢到了秉核这里。

    看到这种‘恐吓’,秉核握住钢棍向后退了几步,忐忑说道:“你不是演示吗?你这是干什么?”

    胜擎,这位两米高的骑士咧着一嘴白牙低声笑着说道:“技击术,用看是学不会的。”

    秉核后退到了高台上的栏杆旁,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薇莉安。但是薇莉安用诚挚的目光看着秉核,点头说道:“是的,你要学习防身术,亲自尝试一下,你放心胜擎骑士是不会弄伤你的。”

    尽管薇莉安这么说,但是秉核总觉得那位骑士是要对自己‘不客气’样子

    发现退无可退的秉核,露出了勉强的神色,捡起了地下的棍子,对着面前的骑士说道:“那么,请您手下留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秉核不忿暗道:“又是一个讨厌的骑士,这些没脑子的武夫,真烦。”

    旁白:秉核自己有个做战士的心,奈何从小就身辅助的位置上。所以,略微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胜擎点头咧嘴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我下手不会重的。”

    说完这话这位骑士就出手了,这位骑士猛然直冲,钢棍直接朝着秉核敲下来。似乎一上来就准备把秉核敲晕。

    这位骑士对薇莉安半路捡来的小白脸可没什么好印象。

    这时猛烈的风声,让秉核全身犹如电流刺激启动了。

    宛如平平淡淡的上班族生活,骤然变成了攀爬高空岩石,铁塔上跳跃的那种紧张刺激的运动。

    这种剧烈的攻击,让秉核爆发出了平时想不到的灵敏。

    秉核身体侧过蹲到直接避开了这一个棍子。——这是因为害怕做出的下意识反应。

    但是同时竖起棍子朝着骑士裆部直接捅过去。——而这则是忍不住手贱。

    秉核动起手来,也毫不留情。直接对准了骑士的空门。

    胜擎骑士迅速反应过来,连忙的侧滚,让过了秉核这个要命的攻击。

    “呼呼呼”将铁棍在空气中挥舞了两下,秉核歪了歪脑袋,同时掂量着手里铁棍的重量。

    铁棍在手,秉核感觉自己似乎被激起了一种奇怪的倾向——似乎是暴力倾向。男孩子少年时期才有的,好想好想打架的冲动。而且自己好像以前就这么敲过人,而且敲的非常爽。

    在目光紧盯着这位两米高的骑士过程中,秉核的眼睛前方多组新魔法启动。专注术,声波环境感知术,甚至红外视觉也启动了。

    红外视觉,主要是观察胜擎鼻口中喷出来的热气,一种天生的战斗直觉告诉秉核,在对手呼吸的间隙中出手,自己会容易得手。

    当秉核的注意力随着一个个感知系法术锁定了面前的胜擎骑士时,这些冒出来的直觉,秉核发现自己有强有力的意识,能预判这个骑士下一步所有动作的可能。

    腾起的火热兴趣以及这些直觉让秉核非常讶异:原来自己这么喜欢打架。而且打架这么有天赋。

    而场中的胜擎看着秉核的目光也凝重起来。

    秉核身上的液甲术,神经活化术,专注术,声波测场术法一共十四个新法术同时运作。原本看起来纤弱身躯上,白皙的皮肤下浮现出一个个法脉的光条线网。手掌上六边形网格线条,脸颊上到脖颈上树状图线条,双眼眼眶周围的放射线条。如此多的部位显现出来,并且身躯周围的新法术几何光条组成一个感知网络。这将秉核高阶骑士的身份显现出来。

    而一旁的薇莉安看到这一幕后,先是愕然,然后开始更加有兴趣的看着这场比斗。胜擎重新蓄积呼吸,接着骤然大喝一声,手中的棍棒大开大合的砸了下来。这力道似乎能将一块青石城砖一棒子砸成碎片。

    面对这位骑士的大吼,秉核没有任何被吓到的反应,而是被激起了爆炸一样的兴奋感。秉核纵身跳跃,五米的距离仅仅用了两步。钢棍带着风直接朝着胜擎的喉咙扫过。(注:是五米冲锋只能踏出两步,一步如果力道全部用尽是能迈出六米的。)

    在接触胜擎的钢棍后,秉核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将手上的钢棍从扫变成侧压,胜擎一身蛮力砸下来一招,直接砸在秉核斜出的棍棒上,巨力在棍子的斜面猛然一擦,胜擎力量直接没砸实,砸滑了,并且力道方向也被歪偏了。

    钢棍摩擦着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让周围的旁观者们的耳膜犹如被砂纸擦拭。

    胜擎看到钢棍滑动着朝着自己手腕削切,这位骑士大骇,连忙竖起钢棍进行格挡。然而却没能弹开,手腕上遭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个巨大压力并非是秉核力气占优,而是秉核敲打的位置巧妙,是利用杠杆原理直接撬过去的。所以胜擎的手腕上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

    而秉核在胜擎的力道全部偏离时,他快速挪动脚步越过胜擎身后猛然刹住,抽出钢棍,将钢棍压在胜擎的侧后颈上擦了一下,然后立刻抽离,由于钢棍抽离的速度过快,磨掉了胜擎脖颈上的一点皮,胜擎的脖颈上犹如被刺毛虫蜇过一样,出现了一道红痕。

    而最后交错的瞬间,秉核显示出身子骨的灵巧与柔韧。身体犹如弹簧,腰间手臂手腕的力量在贴近胜擎的时候瞬间爆发,铁棍在交错过程中直接拉出了火花。

    在外部视角看来,两人只是一触即分。但是胜擎很显然是输了。如果秉核的手里是利刃的话,胜擎很显然已经死了。

    分开后的秉核则立刻用不过瘾的兴奋的语气说道:“我们继续!暴力释放的快感开始蔓延在秉核每一个神经末梢。

    而这边胜擎伸手摸摸火辣辣的脖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原本教育小白脸变成陪野孩子打架,而且还打不赢,胜擎骑士感觉自己很失体统。

    “停。”薇莉安左手手指竖起抵在平放的右手掌心上,叫停了这场战斗。

    从这场比斗中,薇莉安看明白了,秉核完全是野把式。没有哪家骑士家族会教这种白刃战。

    虽然秉核的法脉表现出最顶级的骑士法脉,但是战斗章法完全是胡来。而骑士之间的正统招式,在竞技较量中都有收放力量的技巧,只会击伤,不会致命。

    而这种不注意收放的野狐禅要是继续下去,是真的能打死人的。同样地球上二十岁的年轻人在街头上斗殴,是最容易出现死亡的,因为少年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拳头能够打死人,从不注意自己的出手力道。

    秉核的体重现在只有五十公斤,身高一米七一。这样的轻体重代表着高敏捷,秉核现在占据上风的野路子,并不是战场的常态。因为一旦到了成年人的体重状态,就做不到这么灵敏了。这就像地球的体操运动员,当年龄超过二十岁时就会退役。

    而在这个世界骑士的体重过轻并不占优,首先低体重带不了太多的子弹,其次抵不住大口径枪械的后坐力。

    各国皇室如果出现了13、4岁的骑士时,绝不是过早的教导战场实战肉搏。而是教导了大量的兵书,并且朝着上位职业的方向培养,只有等到成年才放到主战部队中试炼。

    但是现在轻盈的秉核可以对这些正统骑士们诠释什么叫做‘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听到薇莉安叫停,秉核愕然,然而看到薇莉安不容置疑的目光。

    秉核很是失望,“哐当”一声,撒气似的将棍子甩到了一边。钢棍在地面上弹了一下,哗啦啦的滚到了薇莉安的面前,碰了一下薇莉安的金属靴后又滚开。

    秉核的表现,让一旁的骑士顿了顿,然而在看到薇莉安并没有生气后,他们收起了上前呵斥秉核无礼的打算。

    这边秉核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情绪化的丢棍子的行为很幼稚。但是刚刚打架打起来的兴奋感被骤然叫停让秉核现在忍不住露出这种状态。旁白:想象一下开游戏大杀特杀即将推塔,结果网络掉线,忍不住拍桌子是人之常情。

    不过在薇莉安等人眼里,秉核这恰恰是最自然的‘男孩子发脾气’表现

    在秉核丢弃棍子后,薇莉安对秉核的听话很满意,此时这位冕下依旧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而目光中似乎是在看赏心悦目的风景。

    打架是一种剧烈活动,激烈比试的戛然而止,让秉核满满的赌气,不悦的脸腮上却在微汗下中润润的粉红。而在脖颈和锁骨上,艳红的血晕从奶白色的皮肤上泌出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归向全文阅读提示,方向键左右(← →)是快速前后翻页功能,回车键返回。
归向》是一本科幻小说小说,作者核动力战列舰将故事情节写得很精彩,本书转载于网络,内容相关言论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10-2019 悠悠吧 All Rights Reserved.